当前位置:主页 > 魅力中国 >工商时报社论2%的通膨率迷思

工商时报社论2%的通膨率迷思

2020-01-14 访问量:461 分类:魅力中国 作者:

工商时报社论2%的通膨率迷思

工商时报29日社论--2%的通膨率迷思,全文如下:

 经济部长施颜祥去年曾顶着乌纱帽,宣称物价年增率突破2%,就引咎辞职。反观邻国日本,在新首相安倍晋三强压下,央行则被逼得将通膨目标由1%提高至2%,并宣称不达目的,无限量化宽鬆就不退场。同样是通膨率,有人避2%唯恐不及,有人却求之不得,显示两者在应对态度与做法上,都大有商榷余地。 

 首先,经济部宣称要为通膨率负责,就好像写作「文不对题」般搞不清楚自己的主要职责。其次,即便去年消费者物价指数年增率最终仅1.93%,但因增幅创了4年来新高,加上薪资成长缓慢,有被通膨侵蚀之虞,结果大家还是不开心。 

 日本的经济困境,是比台湾更深层的「20年宿疾」。在经济泡沫破灭、日圆长期升值冲击产业结构、国债累积规模逾GDP的两倍、终身僱用制瓦解、薪资停滞不前、人口快速老化、民间消费意愿低迷等主客观因素交互作用下,长住日本的彭博社专栏作家皮赛克曾在2010年以「木乃伊化」来形容该国经济的无药可救。如今,又过了两年半,日相更换了三人,所谓「木乃伊化」现象却恐怕越治越糟。 

 此次安倍回锅担任首相,以「促贬日圆」与「拉升通膨」为刺激出口与内需的两大利器,搭配面面俱到的税改方案,再佐以乐观的经济成长预测,看似大胆激进,还赢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的盛讚;我国不少出口业者眼见日圆短期内遽贬逾1成,羡慕到流口水,还要马政府与央行总裁彭淮南有为者亦若是。更有阴谋论者大谈此举乃美国在背后指使,旨在拉拢日本、离间中国。 

 问题是,「有勇」的治国手段,未必是「有谋」的财经解方。安倍新阁的此番尝试与实验,就是典型的有勇无谋,并不值得效法,更遑论是一种有效的国际战略运用。 

 在促贬日圆方面,以日本已连两年出现贸易赤字的现况,日圆的确长年被高估,但在短短两个月内急贬破1美元兑90日圆,既未逆转日本企业如索尼、夏普大卖家产的既定重整政策,更已引起国际公愤。向来是大声公的美国汽车业业已发难,新兴国家的反扑也纷至沓来,近日亚币竞贬,只是对立的开端。 

 毕竟现今的国际情势,已非当年七大工业国说了算,而是由G20同台折冲,日本不惜掀起货币战争,最后极可能导致两败俱伤,既造成热钱窜流他国、製造资产泡沫、挑动保护主义势力,让国际财经情势更动荡,又徒增本国企业面对汇率剧烈波动的风险,无助其转型与创新。 

 至于日圆贬值可能引发输入性通膨,或许是治通缩心切的安倍政权最期待的「成果」,但万一日本民众眼见物价扬升,却更不敢消费,又能如何?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的长期资料显示,日本从1990年迄今,消费者物价年平均涨幅,只有在泡沫经济崩解初期的1990与1991年超过3%;突破1%的年份也仅止1992、1993、1997、2008四年。其余不是低于1%,就是负成长。尤其金融风暴席捲全球后的这四年,儘管日银已使尽量化宽鬆的气力,日本仍连年陷入通缩。 

 这反映了什幺?在长达20年的「平成不况」里,日本民众早已习惯与通缩共舞:到处打工的穷忙族得看紧荷包、精细比价过日子;手握现金的银髮族心存战时逃难的困顿记忆,也看紧荷包、精细比价过日子。 

 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去年底在街头发表竞选演说时曾指出,日本藏在民众家里的「衣橱存款」超过40兆日圆,其中包括价值2,000亿日圆以上的「圣德太子」万元旧钞,迄未回到央行兑换「福泽谕吉」万元现钞。自1984年以降,日本万元大钞上的肖像,就一直是明治时代主张「脱亚入欧」的思想家福泽谕吉。换言之,石原所指的那逾2,000亿日圆以上的「圣德太子」万元旧钞,是静静躺在民间衣橱快30年都没流通过。 

 这个数字非常传神地描绘出日本民间「富裕地穷着」的生活态度;如此根深蒂固的「穷忙与藏富」消费行为,绝非表象地拉高通膨目标或无限QE,就能撼动。日银过去几年的数波QE,已证明失败,未来即便调整长短天期的债券收购组合,恐怕也无济于事。 

 面对日本这个成人尿布比婴儿尿布卖得还多的国家,当务之急是要把「人口老化」从负债变成资产。正如现年81岁的石原慎太郎所言,政府要发挥智慧与创意,设法逼醒那些沈睡多年的巨额「衣橱存款」,而绝大多数「衣橱存款」都掌握在银髮族手里。 

 然而,长年的经济失落,已让日本政客丧失对未来的想像力,反而病急乱投医。有道是当家不闹事,安倍政权却豁出去干。日圆急跌、日股劲扬,只对政客与投资人产生春药作用,激情过后,安倍的「黑天鹅」效应,恐将对日本经济乃至全球财经困境,带来更大的磨难。